邯鄲:路燈下的李老師,兩千弟子坐過他的小板凳

邯鄲:路燈下的李老師,兩千弟子坐過他的小板凳
2020-10-23 11:52 新邯鄲客户端 編輯:柴珊珊

秋意漸濃,天色黑得漸早,華燈初上,滏漳路健身廣場上像集市一般一派熱鬧的景象。附近小區的居民們要麼在跳廣場舞,要麼沿着廣場專門鋪就的青石路走幾圈養生步,面積不是很大的廣場上稍稍顯得有些擁擠。

但是位於健身廣場西北側路燈下面的一片空地,卻始終無人“打擾”。原來,熟悉這裏的居民,都會自動給一位老人讓出這片空地。一年三百六十五天,除了颳風下雨的惡劣天氣,這位被大家親切地稱呼為“李爺爺”的老人,幾乎每晚都會準時出現在這裏,在街邊義務教孩子們學寫硬筆書法。從2014年開始,他已經堅持將近六年了。

寒來暑往,學生已有兩千人

18:30,一個帶斗的三輪電動車停在路燈下,從上面下來一位行動靈敏的老人。他掏出一個斜挎式小音響背在身上,拿出一塊小黑板,牌子上寫着“硬筆書法義務教育”八個字,旁邊還放着一個破舊的小布袋,裏面是他自己編寫的教材和修鋼筆的小工具。

老人名叫李貴江,今年67歲,是市農業局第二原種場一名普通的退休工人。在單位工作期間,因為鋼筆字寫得好看,被抽調為單位宣傳組成員。2007年,臨近退休的他,買了毛筆,開始下功夫學習書法,15個月寫完的草稿紙裝滿了一輛三輪車,總重量達1000餘斤。

2012年,李貴江正式退休後,平日裏他常到滏漳路的健身廣場上用毛筆蘸水在空地上寫書法,偶爾也會用粉筆在地上寫硬筆。端正挺拔、遒勁秀美的書法常引來周圍居民駐足觀看。

2014年9月的一天,他正在地上書寫粉筆字,一個學生家長上前詢問,自己家的小孩兒寫字不好看,能不能讓他幫忙指點指點。李貴江覺得這是個好事兒,就答應下來。後來,讓他幫忙輔導的孩子越來越多,索性就做了個“硬筆書法義務教育”的牌子,在街邊集體授課,義務教授硬筆書法。

授課以來,每天傍晚六點多,李貴江都會準時出現在路燈下。小區居民口耳相傳,路人見狀陸續加入,從最開始每個月只有八九個學生來聽,到現在每年都會新增三四百學生,李貴江那本專門登記學生信息的小本子越來越厚。從2014年開始,截至目前已有近2000名學生來這裏學習。“大部分都是正在上學的小學生,也有銀行的職員、公務員,還有老師來學,我的學生各個行業都有。”提到這兒,李貴江臉上滿是欣慰的笑。

分文不取,學習不限時長

19:10,陸續有穿着校服的小學生來到空地上,很自覺地掏出寫字本,做好準備工作,空地上不一會兒就堆滿了小板凳。滏園小學六年級的楊子萱,是李貴江7月份新收的學生。“暑假的時候,每天得早點來佔座,來晚了都沒有位置了。”即使是天氣越來越冷的現在,每天來聽課的學生也有30多名。

19:30—20:50,是李貴江的第一節課。他告訴記者,由於小學生課後有作業,為了照顧孩子們寫作業的時間,特地把時間安排到晚上七點半之後。

21:00,李貴江第一節課授課結束後,學生按照他留的作業開始自行練習。他坐在旁邊的小馬紮上,關注着學生們的練習情況並進行課後指導。“爺爺,您看下我寫的字。”“爺爺,剛剛你講這個字我沒聽清楚,你再給我示範一下吧。”李貴江告訴記者,跟着他學習的學生以附近的小學生為主,年齡最小的才上一年級,基本和他孫子差不多大的年紀,上課的時候,學生們都親切地稱呼他為爺爺。

雖然李貴江常年教學生們練習硬筆書法,但這個“街頭課堂”的氛圍自由而默契。不論年齡,不論職業,隨到隨學。學生們也只知道他姓李,住在附近,其餘就所知不多了。他們之間很少電話聯繫,教與學,之前全靠街頭碰面的默契。這兩年隨着年紀增長,身體偶有不適,怕自己臨時沒去讓學生撲個空,李貴江讓兒子幫忙下載了微信,建立了微信羣。“有新學生來,都讓他加入這個羣裏,上不上課在羣裏通知大家,也方便一些。”李貴江建立的硬筆書法微信羣裏,總有家長們分享孩子在校期間被表彰的好消息,李貴江看到後心裏有説不出的高興。

“除了冬天天氣太冷,在外面寫不了字,會休息四個月,其他時間只要不下雨幾乎每天我都在這裏,學生要有空就隨時來學。”這些年來堅持免費授課,李貴江的學生們來一撥,走一撥,常年總有學生跟着學習,有的人一學就是好幾年。

發揮餘熱,不圖名利

21:00—22:00,是李貴江的第二節課,主要是為有興趣的學生教授行書和草書。晚上九點多,對於普通的老年人來説已經是要休息的時間了,但是憑藉着熱情,李貴江一點都不覺得累。

來自農林路小學的黎研妍是他的得意門生。從2017年到2020年,從三年級到五年級,黎研妍跟着李貴江學習硬筆書法近三年,從剛開始寫字被學校的老師批評,到現在班裏辦黑板報第一個想到她。黎研妍説:“這都多虧了李爺爺,他又仔細又耐心,不然我也不會進步這麼快。”

李貴江上課間隙,時不時有家長來詢問,這裏如何收費,孩子能不能來學習。“每次我告訴別人免費上課的時候,他們都會很驚訝,然後再反問我,你這麼大年紀圖啥呀?”他説,這樣的問題他被問過很多遍,包括自己的家裏人。

李貴江告訴記者,上個世紀60年代,還在上初中的他,受到學校裏一位譚老師的影響。“譚老師寫的字非常好看,我就照着他的字寫,後面我寫硬筆、寫粉筆也好看起來了,所以我知道一個好老師對於學生影響有多大,而且寫字好看對於一個人影響也蠻大的,我現在退休在家沒有別的事,正好我有這方面的能力,能看到一個小孩子寫字變好看了,那成就感也是很大的。”

李貴江樸素的想法打動了老伴杜憲榮,知道他是個閒不住的熱心腸,她便轉變角色開始努力做好賢內助。每天傍晚五點,杜憲榮就開始在家做晚飯。尤其冬天天黑得早,為了讓李貴江能夠有充足的時間騎車,她便更早開始做準備。“七點半開始第一節課,基本我每天六點多就到了,往黑板上抄抄字。老伴知道我這個習慣,早早地就把飯做好了。”有了老伴的支持,李貴江的勁頭更大了。

桃李不言,下自成蹊。在街邊近六載堅持免費授課,不少學生心存感激,有學生家長想給他送禮品,他都婉言謝絕。“我現在的狀態就挺好,家人支持,我自己能發揮餘熱,已經很知足啦!希望能有更多的學生來聽課就更好了!”李貴江説。

邯報融媒體實習記者 薛雅蘭 文/影

相關閲讀